最新消息:

对抗寄生虫病的胜利——2015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解读

兴趣/生活 / 奇趣探索 养生小编 来源:互联网 197浏览 0评论

  由寄生虫引起的疾病困扰了人类几千年,对全人类的健康构成严峻的威胁。特别是,寄生虫病影响了全世界最贫困的人口,成为改善人类健康和福祉的巨大障碍。而今年的诺贝尔获奖者已经开发出了能够革命性医治某些最具破坏性寄生虫疾病的疗法。

  美国德鲁大学寄生虫学家威廉·坎贝尔和日本大村智教授共同发现了一种新药——阿维菌素,其衍生物有效地降低了河盲症和淋巴丝虫病的几率,在对其他寄生虫疾病的治疗中也显示出较好的疗效。中国女科学家屠呦呦发现了青蒿素,这种药物显著地减少了疟疾患者的死亡率。

  这两个重大发现为人类抵抗致命疾病方面提供了新的手段,每年拯救数以亿计的患者,在改善人类健康和减少痛苦方面贡献巨大。

  寄生虫造成大范围破坏性致命疾病

  我们生活在复杂的生物世界,这个世界不仅有人类和大型动物,还有大量其他生物会伤害到我们甚至导致我们死亡。

  各种各样的寄生虫能引起疾病,医学上重要的寄生虫是寄生蠕虫,折磨着全世界1/3的人口,特别是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南亚和中美洲以及南美洲影响普遍。河盲症和淋巴丝虫病就是寄生虫引起的两种疾病。顾名思义,河盲症(也称盘尾丝虫病)因导致眼角膜慢性炎症最终会导致患者失明,而困扰超过1亿人的淋巴丝虫病会引起慢性水肿,导致终生残疾,典型症状表现为比如象皮肿(淋巴水肿)和阴囊鞘膜积液。

  疟疾是我们已知与人类共存时间最长的疾病,它是一种由单细胞寄生虫引发的蚊媒疾病,单细胞寄生虫侵入人类红细胞引起发烧,严重情况下造成脑损伤。世界上有超过34亿人口处于感染疟疾的风险之中,每年有45万人深受其害,其中大部分是儿童。

  细菌和植物中找到抗寄生虫新疗法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持久治疗寄生虫疾病的进展有限,但今年的获奖者的发现彻底改变了这种尴尬的局势。

  大村智是日本的微生物学家,他专注于一个细菌群落——生活在土壤中的霉菌,这种菌类会产生大量抗菌活性剂(包括1952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塞尔曼·沃克斯曼发现的链霉素)。大村智教授用独特的技巧发展起大规模培养和表征这些细菌的方法,并从土壤样本中分离出新的链霉菌菌株,还成功地在实验室中将它们培养出来。从数千个不同的培养皿中,他选出大约50个最有希望的菌株,并进一步分析它们对付有害微生物的活性。

  威廉·坎贝尔在美国从事寄生虫生物学研究,他获得了大村智的链霉菌培养菌株并继续研究它们的功效。坎贝尔的工作表明,一个培养菌株中的成分可显著地防止家养农场动物受到寄生虫的感染。生物活性剂的纯化名称为阿维菌素,随后经化学改性将之发展成一种叫做伊维菌素的更有效的化合物。此后对伊维菌素在感染寄生虫患者中的人体测试结果显示,它可有效杀死寄生虫幼虫(微丝)。大村智和坎贝尔共同发现了这样一类新的具有超强疗效的抗寄生虫药物。

  疟疾的传统治法是使用奎宁,但是其治愈成功率在逐渐下降。上世纪60年代末,根除疟疾的大量努力都失败了,这种疾病的发病率有上升的趋势。在那个时候,中国的屠呦呦转向开发传统中药对抗疟疾的新疗法。她从大量中草药中选取对抗疟疾感染,青蒿成为备选对象,但是结果却与预期的并不一致,屠呦呦重新开始查找古典医书,并发现了引导她成功从青蒿中提取活性成分的线索。屠呦呦首先证明了这种后来被称为“青蒿素”的成分能够高效治愈感染疟疾寄生虫的动物和人类。青蒿素代表了一类新型抗疟疾制剂,能够在发病初期快速杀死疟疾寄生虫,并展现了在治疗严重疟疾上前所未有的功效。

  阿维菌素、青蒿素保障全人类健康

  阿维菌素和青蒿素的发现,从根本上改变了寄生虫疾病的治疗方法。阿维菌素的衍生物伊维菌素在世界各地获得很好的使用,它能有效对抗各种寄生虫,不仅副作用有限,还免费在全球发放。伊维菌素改善了数以百万计的河盲症和淋巴丝虫病患者的健康状况,为世界最贫困地区带来福祉。它的治疗效果如此巨大,以至于这类疾病已经濒临绝迹,这将是人类医学史上的一大壮举。

  此外,每年有近2亿人感染疟疾,青蒿素已经用于世界各个疟疾肆虐之地。当它被用于组合疗法时,估计降低疟疾总体死亡率20%以上,在儿童中的治愈率更是高达30%。仅在非洲,青蒿素就能每年挽救10多万个生命。

  阿维菌素和青蒿素革命性地治愈受到寄生虫疾病危害的大量患者,坎贝尔、大村智和屠呦呦彻底转变了治疗寄生虫疾病的方法,他们的科学成就对全人类的健康具有不可估量的影响力。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