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美国和澳大利亚人均碳负债12000美刀!

兴趣/生活 / 奇趣探索 养生小编 来源:互联网 169浏览 0评论

受惠于穷人?

受惠于穷人?(图片来自: Richard Casteel/EyeEm/Getty)

  如果你生活在美国或者澳大利亚,那么在1990年到2013年间,你已经累计负债12000美元。如果生活在英国的话会好一点,但是同期负债也达到了4000美元。

  别误会,这里所说的“负债”,并不是指你还欠信用卡多少钱没还,而是指你对大气的破坏。如果我们把大气视为每个人可以平等共享的有限资源,那么一些人要是对其污染量超过其“规定享有量”(也就是全球平均值),就被称作“排放负债方”。反之,那些对其污染量少于规定享有量的,就是“排放债权方”。

  加拿大蒙特利尔康科迪亚大学的Damon Matthews认同这种观点,并且计算了各个国家的数据。

  拿美国来说,他发现,在1990年至2013年间,二氧化碳排放量超标多达一千亿吨,平摊到每个人头上有300吨!这就相当于开一辆私家车从洛杉矶到纽约往返150次!

  美国环境保护局指出,如今每排出一吨二氧化碳,就要社会另花费40美元处理掉,所以每人的负债就是12000美元!

  中国也是债权方

  发展中国家二氧化碳排放量低于全球平均值,所以理所当然成为了债权方。举个例子,印度人口总量12亿,累计可排放二氧化碳63吨,价值2500美元。

  中国也是债权方,可排放二氧化碳共计85亿吨。但是,中国也开始透支自己的信用额度了,因为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已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Matthews分别对美国、英国、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土地利用率和森林砍伐程度进行了针对性的研究,并且得到了非常相似的结果。他还根据每个国家加速全球变暖的责任大小,计算出了各国的碳负债和碳资产。

  Matthews说,之所以选1990年做为研究的起始年,一部分原因是从那时起全球各国的碳排放数据开始公开,而且研究气候变化的科学体系也基本完善,讨论责任和义务的才变得有意义。

  在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前夕,这类统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是最大的污染源?

中国是最大的污染源?((图: Paul Souders/Corbis))

  算账的时候到了

  Matthews说:“重要的是,我们发达国家应该承认,以前自己的粗放经济发展方式,应当为气候变化担起很大的责任。”他说,这笔“气候账”可以作为发达国家捐给“绿色气候基金会”的“第一桶金”,我们需要用它来帮助落后国家更好的适应气候变化。

  这真的会引起气候谈判代表的注意么?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Robyn Eckersley说,根据我对这些谈判代表20年的观察经验来看,我可以拍着胸脯保证,各个利益集团是绝对不会赞成按这种计量标准,干净利落地划分责任,虽然我认为这种方法是最公正的方法之一,但他们没那么容易接受。

  Eckersley说,每个国家都试图采取特有的计量方式来推诿自己国家的责任,她还加了一句,这并不表示Matthews的分析就是“然并卵”。这些数据能够帮助社会群众带着批判的眼光,去看清楚每个国家都在做什么,看清楚他们是如何躲在那些“假大空”的计量方式后面自欺欺人——Matthews真的是业界良心!同时她还表示,这类文件能够让人们更容易去评判孰是孰非,并将这些问题上升到国家层面。

  (蝌蚪君编译自newscientist,译者大凡凡,转载须标注来源蝌蚪五线谱。)